关闭按钮
移民.护照.留学
关于我们
服务项目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2021-05-30 14:53:00

移民怎么解决《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

人口问题是近年来很多人非常关注的一个关键话题,因为人口问题说的很严重,往往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成败。然而,人们对人口问题的认识总是充满了时代的局限性。这种局限就是,大多数人看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是想刻舟求剑,或者是用历史经验看现在的问题,或者是用现在的问题担心未来,而是用未来的眼光看未来的问题。

远在70年前,我们对人口问题的认识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期间有三个关键的普查数据,最能说明后续政策。

第一个阶段是建国以后,我们当时的主要认识,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很多人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因为当时的基础是人口基数还比较小。1953年,我们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的结果是,全国总人口为6亿。第二阶段是改革开放以后。当时我们的计划生育政策被采纳了,因为当时的基础变了。1982年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全国总人口超过10亿。第三阶段是2015年以后。在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我国总人口为13.7亿。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我们可以在这次人口普查中看到一个对比。这三次人口普查的时间间隔差不多是30年左右,人口增长的数量分别是4亿和3.7亿。看起来差距不大,但是基数不一样,前面增加了近67%,后面只有37%,相差30个百分点。

在第六次人口普查后的时期,我们对人口问题有了新的认识。我们发现,国家发展后,人口规模成为新的战略优势,我们的总人口大于所有西方发达国家人口的总和,这确保了我国有巨大的内需,可以为经济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所以,2015年,我们放了二胎。

但是我们放开二胎已经五年了,发现了新的问题,越来越担心。

人口问题的现状

2020年11月,我们进行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但官方结果还没有出来,但大家普遍担心我国的人口结构。这种人口结构意味着什么?主要是指不同年龄段的人口比例。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关于这个的名词概念,描述这个问题。我可以简单介绍一些常见的,帮助你理解这个问题。

首先是人口红利,这意味着几乎15-59岁的工作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相对较高,并在不断增加。这一次是人口统计窗口,对应的概念是“刘易斯转折点”,即劳动人口绝对数量从增加到减少的转折点。我国是2012年,确认出现了这个拐点。当年,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首次出现绝对下降,比上年减少345万人。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开始越来越担心人口结构的问题。主要担心的是,所有经济学家都害怕一个叫做老龄化社会的术语。按照联合国的传统标准,一个地区60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的10%,而新标准是65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的7%,即该地区被视为进入老龄化社会。2014年,60岁以上老年人达到2.1亿,占总人口的15.5%,是标准的老龄化社会。

老龄化社会有什么问题?这是日本和欧洲现在面临的一个大问题,它在两个方面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一方面是养老的人多了,干活的人少,这就导致生产力不足。劳动人民压力大,更不愿意生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基本上不管国家是不是不发达,都没有剩余。相反,国家欠了很多债。退休人员不是每个月都工作来领取养老金的。养老金从哪里来?

在老人的概念里,都是年轻时打工攒的,其实不是。等他们老了,同时代人发的养老金在涨,劳动人口在减少,当劳动人民一年发的养老金不够当年的养老金支出时,怎么办?政府首先发行债券借钱来弥补赤字,导致了未来的年轻人,他们可能不仅每年出钱养同时代的人,还可能等到老年,到了游戏不行的时候,他们贡献了青春,却没有人养。

现在这个问题在日韩都很严重。日本有很多人70多岁还开出租车,80多岁还在开izakaya。韩国也是如此,很多老人的养老金根本不够维持最低生活。只有少数老人可以联合起来开小餐馆或者给别人当服务员谋生。这样,压力就在年轻人身上,所以他们的年轻人更不敢生孩子,也不愿意生更多的孩子,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老龄化社会的另一个问题是,年轻人作为最主要的消费军,没钱花,导致全社会消费不足。的老人有退休金,但是通货膨胀的钱不值钱,所以可能不够花,也就是够花,老人不能成为主要消费者。这样一来,就相当于整个社会的生产和消费不足,所以会全面萎缩。现在俄罗斯、日本、韩国、法国、德国、北欧国家都可能面临这样的问题。

老龄化社会的另一个可怕之处是,当需要扭转这一趋势以避免这些问题时,往往很难改变,这就是老龄化社会的三大问题,第一生产不足,第二消费不足,第三明知道是坑却不得不跳下去。

但与此同时,在很多贫穷国家,却出现了相反的现象,那就是他们特别愿意生孩子,比如我们身边的印尼、巴基斯坦、孟加拉。这些国家都有2亿左右的人口,很多人认为2亿不算什么。看看他们国家的大小就知道了。人口密度很大,以年轻人为主,未来生育潜力很大。看到这种情况,一方面我们担心社会老龄化的问题,另一方面,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太多,所以总有人有不好的想法从国外引进移民来补充劳动力。

为什么这是个坏主意?我们先来看看我国的历史。

历史的两次教训

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两个盛世,一个是汉族盛世,一个是唐代盛世,他们在强盛的时候是宽容的,是引进移民的,但后来都因为移民问题而遭受了严重的灾难。有多严重?我们先来看看汉朝移民带来的问题,几乎导致了中华民族的灭亡。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在汉代,把少数民族移民引入中原,有一个特殊的历史名词,叫做五胡内部移民:

东汉末年以来,我国西部和北部的少数民族开始向汉族迁徙。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汉朝招收少数民族,以弥补中原地区兵力和劳动力的不足。与此同时,周边少数民族势力的消长也造成了一些民族的迁徙。迁入的民族主要有匈奴、桀、鲜卑、帝子和羌族,历史上统称为“五胡”。

当然,在国力依然强大的情况下,这些移民不仅可以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还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两全其美。但是一旦国力下降,国家提供的福利和机会不够,武力不足以压制这些外国人,问题就大了。东汉灭亡不到一百年,中国就会出现五乱的悲剧。

自汉朝以来,胡人一直迁徙到中原。在多代皇帝的包容接纳政策下,胡人逐渐增多,占领华北,势力也在不断壮大。到西晋时,胡人已定居关中、渭水流域,并包围了西晋都城洛阳。惠今帝时期八王之乱后,金朝四分五裂,国力空虚,民生垂危,金朝军事实力迅速衰落,中国元气大伤。胡人趁机起兵入侵中原。百年来,胡人和汉人建立了几十个不同强弱、大小的政权,史称“五乱”。

如果大家稍微了解一下历史的话,那就是一部我们不想提的黑暗历史,因为太血腥了,汉人被屠杀,西北的胡人和北方的鲜卑人在五月大乱期间大量迁入中原。这种战争持续了近三百年。游牧民族在北方建立了20多个政权,平均几乎每11年就有一次改朝换代,成为中国古代继秦朝之后划分时间最长、动乱频率最高的历史时期。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这之后是另一个盛世,唐朝。在唐玄宗时期,它对外国移民非常宽容,政策非常优惠:

“如果外人回到朝鲜,他所在的城镇会提供衣食,省里会派人去玩闻,外人会被安置在宽乡.外国人投资的话,要十年。”。

这个政策的意义是让国外移民住好地方,衣食无忧,十年免税。

在这样的政策下,唐朝鼎盛时期可能有百万移民,很多移民在朝鲜担任武官等重要职务,为未来的衰落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众所周知,唐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是安史之乱,安史之乱的始作俑者是安禄山和史思明,他们的名字听起来像汉族。其实两人都是西域外来移民,后来成为唐朝武官。

其中,广州具有历史借鉴意义。唐朝时,广州已经是我们主要的海上贸易港口。当时大量的阿拉伯人和波斯商人常年居住在广州,政府还修建了一个大型的“番坊”供他们居住。安史之乱期间,为了反击叛乱,我向当时的阿拉伯帝国(我们称之为大食国)借兵。结果这个单位回国就离开了广州。途经广州时,加入当地阿拉伯和波斯商人洗劫广州,放火焚烧城市。

《旧唐书》卷1《肃宗纪》记载:“桂思,广州秦大食国,波斯兵袭城,刺史李玮见弃城而逃。”《资治通鉴》记载:苏宗干元元年(758年),广州上奏朝廷,称大石波斯围城。李玮的秘书处看到城市超越城市,两国的士兵清扫仓库,烧毁房屋,并留在海上。

这是广州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之一。后来唐朝在安史之乱后一直没有恢复。不仅如此,唐朝还大量引进移民,并建立了藩镇制度来安抚他们。唐朝国力衰落后,这些藩镇独立,后来成为历史上战乱不断的五代十国。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这两段历史,都是在盛世时,为了解决人口问题而引入大规模移民,表面上看似解决了部分问题,但最后都酿成惨痛的历史悲剧,导致了短则数十年,长则两百多年的战乱,结果是不但人口问题没解决,反倒是在战乱中又导致人口大量减少,可以说引入移民解决人口问题,是最得不偿失的馊主意。

这是我们的历史给我们的警告。事实上,在当今时代,同样的警告就在我们面前,现在还不是爆发严重问题的时候。

从010年到1010年,我们都知道欧洲也面临着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欧洲也有一批人常年主张引进移民解决人口问题,尤其是西欧和北欧国家。以前还好,主要是吸引东欧国家的移民。这个过程持续了几十年,但问题并没有得到缓解。后来他们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接受mide

这个效果应该是立竿见影的。在过去的十年左右,可能有数百万中东难民进入欧洲,然后随着移民的到来,许多国家的法律和秩序恶化了。在欧洲最白的左派国家,应该是圣母-瑞典的国家,移民的优惠待遇堪比唐玄宗。毕竟圣母院这个国家表面上特别有礼貌。面对无休止的暴力,许多瑞典人以宽容回应。我不禁被他们高尚的情操所感动,希望他们能在接纳更多移民方面起到人道主义的作用。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中东难民已经成为欧洲的新移民。其实治安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文化和人口。他们的文化不同。来自中东国家的移民在欧洲享受到欧洲人的高福利后,一般都愿意生孩子,因为每个孩子都可以得到额外的政府补贴。欧洲国家解决了人口问题,新移民解决了生存问题。这种两全其美就像历史闪入现实。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欧洲人开始担心另一个问题,就是很多移民不愿意融入欧洲基督教文化,仍然严格遵守自己的信仰。而且他们在其他国家生活了几千年,有共同生活的传统。随着共同生活规模的扩大,一个社区中的其他民族和信仰的人会逐渐变得无法留下来,然后这个就会变成一个纯粹的社区。

当大社区联系在一起时,它们就成为一个国家中的一个国家,它们有自己的信仰和文化。欧洲国家最初希望引进移民,让他们融入自己的文化。但这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问题是,他们一代一代地保持着高生育率和快速的人口增长。然而,传统的欧洲生育率仍然没有改善。欧洲现在经过兴衰,再过50年可能成为中东的欧洲。

此外,随着他们人口的增加,他们的选票也会增加。欧洲国家的民主制度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越来越多的移民代表进入议会,越来越多的中东传统被要求在议会中地位更高。认可和遵守,关于欧洲未来的人口变化,皮尤研究中心在2016年进行了一项调查:

法国和德国是欧洲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在28个欧盟成员国以及挪威和瑞士)。到2016年年中,法国有570万穆斯林(占总人口的8.8%),德国有500万穆斯林(占总人口的6.1%)。欧洲穆斯林有一半不到30岁,而其他人只有32%不到30岁。就生育率而言,欧洲穆斯林妇女的生育率为2.6个孩子,而非穆斯林妇女的生育率为1.6个孩子。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对于30年后的人口预测,特别是在法国和瑞典,我们可以看到这是惊人的:

随着零移民增长,到2050年,法国将成为除塞浦路斯以外欧洲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从8.8%跃升至12.7%。随着中等移民的增长,2050年瑞典穆斯林的比例将是西欧最高的,为20.6%。如果考虑到高移民增长,瑞典仍然排在第一位,占30.6%。

但是,从我国的相关历史来看,在30年的尺度上研究移民政策和人口问题的影响显然是不够的。如果时间延长100年甚至200年,那就算了,欧洲没人能看那么远。

不仅是欧洲,美国也有这样的问题。虽然美国人自称是移民国家,但他没有告诉别人的是,他们大多接受欧洲白人,但现在这段历史正在被改变。我在之前的文章《衰退中的美国,白人在变少,三十年后可能分裂成这样三个国家》里分析过。

1950年,美国白人占主要人口的90%。根据2018年美国人口数据,2018年美国总人口约为3.27亿,其中非西班牙裔白人占62.1%,拉丁裔占17.4%,非裔占13.2%。也就是大约70年后,美国白人的比例从90%下降到62%。

这种下降的原因是白人的出生率比老墨西哥低一点。以下是美国各族群的生育率,其中西班牙裔即老莫的生育率最高,为2.18,最低中位年龄只有27.5岁,正好是一个合适且特别能生育的年龄,而美国白人的中位年龄接近45岁,生育率只有1.69,也就是平均每两个老莫家庭比白人家庭多生一个孩子。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预计到2050年,也就是再过30年,白人占美国总人口的比例将进一步下降到50%以下。这种事情普遍形成趋势后,很难有大的改变,白人到时候成为美国的少数民族也不是偶然的。美国必须是什么样的?一个大墨西哥?从过去的清教徒国家,到一个天天开心的国家,有了人口基数,一切皆有可能。

这一切都引起了许多美国白人的不满,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出现了严重的分裂。特朗普政府想筑墙挡旧墨,拜登说他上任前会放宽移民政策。我很支持拜登总统,这是全世界都喜欢看到和听到的。

从欧洲到美国,我们都可以看到,他们的经济问题,人口问题,并没有一个因为大规模引入移民而得到任何的缓解,反倒是导致了治安问题,文化冲突等社会问题,而且这种问题就像种子一样,会生根发芽,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会带来越来越多的问题,而且还基本都是无解的。

欧洲与美国的百年隐忧

大规模移民可能会在短期内缓解对人口危机的担忧,但往往会带来越来越严重的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一般跨越几代人,以至于执行相关政策的人可能看不到大规模移民带来的弊端。我们的历史教训已经够多了,现在发达国家也有惨痛的经验。

中国如何解决人口危机,历史与现实的警示,绝不可大规模引入移民

我们最好是尊重历史与现实,不同民族在地球上有着不同的地域繁衍生息,这是几千年下来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区域,文化和风俗,一个人除了是一个劳动力之外,还是一个社会人,他有自己的信仰,自己的民族和血缘,如果单单就想利用他的劳动力为你服务,还要把他的社会属性全部磨灭,融入到自己的文化中来,那往往是一厢情愿,甚至事与愿违。

解决人口危机的问题,目光要长远,要有泽被子孙的战略思想,不能只顾眼前,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能选择最轻松的路,简单的引入移民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如果大规模移民只想解决劳动力不足,那还不如大力发展人工智能,用机器人来得干脆利落。如果想再深一点,要解决需求不足的问题,还是要从最困难的地方着手,去解决大家不敢生不想生的问题才是根本。

依靠人民,依靠自己,永远是最靠谱的。

联系方式:13306647218

扫码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