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按钮
移民.护照.留学
关于我们
服务项目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2021-05-27 12:06:33

怎么移民伊朗!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国家

除了伊朗,世界上最伊朗的地方在哪里?

今天,美国是居住在伊朗境外的伊朗人最多的国家。

01.

伊朗裔美国人的身份认同

根据美国社区调查2005-2007年的数据,37%的伊朗裔美国人居住在加州,最大的定居点在洛杉矶。因此,洛杉矶的伊朗移民社区被称为“特兰格尔斯”或“小波斯”。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2017年的数据,有47万伊朗裔美国人;非营利组织PAAIA估计,其目前的人口在50万至100万之间。这些数据都没有计入身份差异和各种原因造成的主动隐瞒,各种统计数据的差异也是相当显著的。

生活在美国的伊朗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

伊朗裔美国人的自我定位有不同程度的分化,身份也是多样的,包括伊朗裔美国人、波斯人、波斯裔美国人、伊朗人,或者美国人。此外,一些伊朗裔美国人表示,他们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为宗教人士。

总的来说,这些生活在美国的伊朗人在民族认同、宗教信仰、收入分配等方面是不同的。然而,他们都面临着一些共同的身份困惑。

为了理解这种身份混淆是如何发生的,我们首先需要理解这些伊朗人是如何来到美国的。

02.

国家恩怨下的伊朗移民

根据PAAIA在《伊朗裔美国人:移民与同化》报告中的划分,伊朗移民大量赴美,历史上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开始于1950年左右,结束于1979年的“伊朗革命”。

第二阶段始于“伊朗革命”前后,止于2001年的“9.11”事件。

第三阶段是从“9.11”事件到现在。

先看第一阶段。

20世纪初,波萨卡的Qjr王朝逐渐衰落。1921年,当时的军官礼萨汗发动政变,于1925年建立新政府,开启了巴列维王朝。1935年,政府发布外交公告,将国名“波斯”改为“伊朗”。

1941年,穆罕默德礼萨沙阿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继位。由于他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伊朗人大规模前往美国。

在巴列维国王统治期间,通过激进的经济改革(“白色革命”),伊朗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从传统的农业社会转变为现代工业社会。改革本身经济效益显著,但效果并没有合理分配到各个层面。政府高支出和国际油价上涨导致伊朗国内通胀,普通居民购买力和生活水平停滞不前。

除了经济问题,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巴列维政府在政治和社会领域实施了高压政策。

终于在1978年1月,学生运动爆发,国内秩序急转直下。次年1月(1979年),巴列维逃离伊朗。4月1日,革命领袖阿亚图拉鲁霍拉穆斯塔法艾哈迈德穆萨维霍梅尼宣布成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并当选为伊朗共和国的最高政治和宗教领袖。

同年10月,美国总统卡特允许巴列维入境就医,激怒了伊朗人民。11月4日,激进学生闯入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绑架拘留63名美国外交官和公民,另有3人被伊朗外交部拘留,其中52人被拘留一年多。这时,最高领袖霍梅尼表示支持学生的行为。这场“伊朗人质危机”已经成为美国和伊朗外交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国家 如今能成为他们的故乡吗?

1979年,部分美国人被伊朗武装分子拘留。由贝特曼/科尔比斯拍摄

从“伊朗革命”到2001年的“9.11”事件,伊朗人移民美国进入第二阶段,伊朗人开始大量离开自己的家园,这就是所谓的“伊朗侨民”。

随着新政权与美国的敌对,第二阶段前往美国的伊朗人口与第一阶段有显著不同:难民、政治避难者(包括前政府官员)和少数民族(如各种非伊斯兰教徒)较多。

随着“伊朗革命”和八年两伊战争(1980-1988)引发的政治动荡,大量中高收入群体也纷纷移民。

与此同时,虽然伊朗没有参与“9.11”恐怖袭击,但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在2002年的国情咨文中将伊朗和伊拉克描述为支持恐怖主义的“邪恶轴心”,随后签署了相关法律,限制来自相关国家的移民。进入美国的伊朗移民和难民人数在随后几年大幅下降,直到2005年左右才恢复。

03.

在「他乡」的困境与挣扎

伊朗人质危机破坏了美国人眼中伊朗人的印象。这给伊朗裔美国人的当地生活带来了许多麻烦。

据《休斯顿邮报》时的报道,人质危机期间,数百名美国人在示威中焚烧伊朗国旗。他们举着各种标语牌:“回家吧,愚蠢的伊朗人”,“感恩节快乐——,抓一个伊朗人质”,“要么释放美国人,要么杀死伊朗人”,“十个伊朗人等于一个寄生虫”,“一万个伊朗人换六十个美国人”。

除了示威游行,反伊拉克情绪还蔓延到餐厅、商店等公共场所,甚至蔓延到大学校园。为了避免被误认为伊朗人,很多中东人甚至在衣服上印上自己的国号。

休斯顿大学城市校区副教授莫欣巴尔舍尔(mohsin Barschel)表示,“美国人已经把他们对人质危机的所有愤慨、愤怒和失望变成了针对伊朗和在美国的伊朗移民的经济和政治“小战争”。

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国家 如今能成为他们的故乡吗?

“伊朗人质危机”后,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次示威游行中,一个人举着标语写道:“驱逐所有伊朗人:滚出我的国家”。照片:Trikosko,Marion S .

校园里歧视伊朗人的现象屡见不鲜,对新一代伊朗裔美国人的成长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一名伊朗裔美国青少年说:

“虽然我身边的人从来不会公开讨厌我,但他们会拿我这个伊朗人开玩笑。他们开这些玩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不认为这是冒犯。我有一个朋友,他知道伊朗人和911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仍然称我为“恐怖分子”,因为这很有趣。我只能试着去理解他。」

伊朗记者塔拉巴赫拉姆普尔生动地描述了她在“伊朗人质危机”后的童年:

“我想知道我的同学是否知道我来自伊朗。班上没有其他伊朗人.我讨厌电视上那些戴着黄丝带,大声呼喊伊朗人骑骆驼回沙漠的人.我讨厌那个把沙滩男孩乐队的“芭芭拉安”歌词改成“油炸伊朗”的乐队.你不能告诉别人你是伊朗人,他们会打你。」

在“伊朗人质危机”期间,美国两大主流杂志《时代》和《新闻周刊》分别出现了题为“殉难信仰”和“伊朗的殉难情结”的文章,形容伊朗人“非理性”、“渴望殉难”、“不愿妥协”。

为了避免美国社会对“伊朗”一词的负面印象,一些伊朗裔美国人开始自称“波斯人”,以区别于目前伊朗的伊斯兰政府。他们一直在美国的电视台向伊朗侨民传播非伊斯兰的波斯民族身份,尤其是在南加州。这些在美国的伊朗电视节目大部分是由君主立宪制的反霍梅尼支持者主导的。

04.

刻板印象下的冲突

1987年,美国普渡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伊朗裔美国男性的刻板印象是敌对、好斗、永不妥协、肮脏、傲慢和傲慢;伊拉克裔美国女性的刻板印象是以家庭为中心,顺从,保守,骄傲。

无独有偶,到了2013年,另一项针对南加州大学本科生的调查显示,中东本科生的刻板印象是反西方、多疑、善于讨价还价;中东女性的刻板印象是安静、内敛、抑郁、以家庭为中心、多子女、保守、家庭主妇。

另外,由于伊朗移民在美国的收入水平普遍处于较高水平,一些美国人一度对伊朗移民产生了负面印象:戴着金项链开着豪车,在加州洛杉矶的Rodeo Drive购物,象征着财富和名望。

这些刻板印象显然是夸大其词和片面的。哥伦比亚大学文学教授爱德华萨义德认为,美国人对革命后的伊朗缺乏了解,将伊斯兰教与战争、谋杀和冲突联系在一起,并将穆斯林描述为反美和不文明的。

这种趋势今天依然存在。根据美国友协2018年的数据,近一半的伊拉克裔美国人表示,他们因民族身份或原籍国而受到歧视。2017年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穆班令”,伊朗首当其冲。不用说,大多数伊朗裔美国人反对禁止穆斯林。

在融入主流社会的同时,伊朗人继续在美国建设和塑造自己的社区,努力保持自己的文化。比如在洛杉矶、贝弗利山等地,他们聚集在一起生活,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传统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习俗。

面对美国主流社会,他们保持一定距离;面对现在的伊朗,他们很难回归。很多原因导致了他们夹在中间。

目前,许多生活在美国的伊朗人没有回国定居的计划。在这方面,一位在伊朗出生并在美国长大的34岁伊朗裔美国人在2008年的一次匿名调查中写道:

“如果有机会,我想回伊朗。对我来说,回到我的祖国,回到我的祖先生活的地方,回到我生命开始的地方,意义重大。有一个地方我知道的很多,但知道的很少。但是,我不会移民,因为现在我找到了一个可以自由说话、自由思考、自由做事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可以充分发挥自己聪明才智、自力更生的土地。离开这样的地方太难了。」

05.

「且认他乡作故乡」

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塞缪尔亨廷顿在他的著作《我们是谁?》中总结了全球化时代人们身份和特征的双重特征。

世界上伊朗人第二多的国家 如今能成为他们的故乡吗?

《我们是谁?》作者:塞缪尔亨廷顿译者:程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一方面,人们的身份趋于具体和狭隘:

“现代化、经济发展、城市化和全球化使人们重新思考自己的身份,并从更狭隘、更密切和更社区的角度重新定义自己的身份和特征。国家层面以下的文化认同和地域认同比广泛的国家认同更受关注。人们认同最像自己的人,认同被认为具有共同民族属性、宗教信仰和传统的人,认同传说中的共同祖先和共同历史的人。」

另一方面,人们的身份超越了国界,趋向于普遍化:

同时,身份/身份狭隘现象出现。这是因为具有非常不同的文化和文明背景的人们越来越多地相互交流,现代通信手段使那些相距遥远但具有相似语言、宗教或文化背景的人能够相互认同.超国家身份的出现.与此同时,它加剧了身份认同的缩小。」

最终的结果是“各种社群共同生活,相互拥抱,相互交流,相互分离。」

对于伊朗裔美国人来说,他们失去了“故乡”,试图在自己的“异乡”中寻找和建立“故乡”。

问题是,美国真的能成为伊朗裔美国人的“故乡”吗?

联系方式:13306647218

扫码添加微信